首页 民进简介 新闻动态 参政议政 组工动态 社会服务 会员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视线
   

关于“南京明城墙可持续性保护”的调研报告

南京市瑞金路小学  陈洁

 

                                                                                                                                         前 言


        最近,南京明城墙又在各大媒体及门户网站上火了一把,其原因有三:一是南京台城大厦降层改造,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展现台城古城墙的风貌;二是南京明城墙太平门复建工程停工风波;三是南京被来自6省8地的代表共同推举为“明清城墙联合申遗”项目的牵头城市。
        这三则新闻再一次将南京明城墙推到了新闻媒体的风头浪尖。作为号称世界上最长城墙的明城墙,由于其鲜明的历史价值、独特的地理位置、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仅深受南京七百万市民的关注,也当得起来自全国各级媒体持续和高度的关注。
        此刻,正值青奥会即将开幕之际,南京明城墙即将以南京城市名片的身份“登台亮相”;为此,政府相关部门为明城墙所做的一些工作,也就情有可原了。但是我们最需要关注的是——在今后可以预见的时间里,如何对南京明城墙进行可持续性的保护?如何对现有的明城墙保护手段进行更好的完善?如何对已经完工的改造工程进行评估以及再改造?围绕着三个问题,我们通过实地考察、调查采访等方式进行了关于“明城墙可持续性保护”的调研工作。

                                                                                                             明城墙的历史与现状


        南京明城墙自建成以来,历经六百多年,风雨侵蚀、年久失修,又几经兵乱,倍显沧桑。1953年,南京市人民政府对城墙进行查勘,城门及城墙共损坏300多处。1954年实测南京城墙周长约34.36公里。1956年,南京市拟定并执行了拆城计划。1958年测知,城墙基本完整保留的长度为15.308公里,由于拆除等原因半损坏的长度为13.375公里,两者总长28.683公里。1983年南京文物普查办公室进行了又一次城墙普查。经实测得出,外形完整的城墙19.802长度公里,半损坏的城墙长度1.549公里,总长为21.351公里。与1958年相比,完整和半损坏的城墙总长减少了7.332公里。直至2004年5月,经恢复与保护的明城墙完好总长度已经达到 23.743公里。迄今为止,明城墙被大致分为七段:
         中华门—东水关(3231.5米)
         后标营南—太平门(5636.2米)
         九华山—台城(1662.2米)
         解放门—神策门(4070米)
         中央门西—定淮门(5362.7米)
         石头城—汉西门(1668.7米)
         西水关—中山南路(2111.7米)
        在历史上,明城墙原有城门13座,水关2座。目前仅有聚宝门(中华门)、神策门(和平门)、清凉门、石城门(汉西门)4座城门及东水关保存较好,其余均荡然无存。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由于城市发展与道路建设需要,在原有城墙上陆续新开城门10座及通道2处。目前,中山门、解放门、丰润门(玄武门)、新民门、海陵门(挹江门)、集庆门6座城门及光华东街通道、富贵山隧道2处通道保存较好,其他已陆续拆除。
        为了保护与修复明城墙,南京市政府可谓投入了巨资:先后“复原”了“中华门”“台城——九华山”“神策门”“狮子山”等景区,“修复”中华门西侧约300米城墙缺口、重建雨花门、维修解放门至玄武门的城墙、新建神策门公园、整治狮子山周边环境……这些举措取得了一定成效。如今,已改造过的明城墙段落长约17公里,占现存城墙的72%,主要集中在集庆门段、武定门公园段、月牙湖公园一二三期、前湖、琵琶湖段、太平门至解放门段、神策门公园、小桃园、石头城公园等地区。
        但是即便如此,南京明城墙仍然险象环生。据不完全统计,近二十年以来,明城墙坍塌多达7次,最大的一次坍塌约有70米。从太平门向前湖进发,马路的右侧是一排高耸的明城墙,在郁郁葱葱的乔木的包围之下,显得古朴沧桑。然而,墙上的一处处蚀洞和缺口,以及钉在墙上的“险墙勿进”的警示牌却在提醒我们,经过这里是一段可怕的旅途。相关资料显示,在这一段周围的明城墙,每隔约50米即有坍塌可能的险处。
                                                                                                               
        近几日,南京又进入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每次大雨过后,总有群众发现中山门隧道内侧上方有水流不断蜿蜒下来。在水流急剧的时候,中山门看起来甚至像水帘洞一般,完全不是以前外面下雨里面干燥的景象。据专家介绍,600年前的明城墙原本有防水层,当时的工匠用黄土、石灰夯成厚厚的灰土层,获得不错的防水效果,明城墙因此屹立600年不倒。但毕竟岁月沧桑,过去的防水层已经全部失效。雨水顺着各种缝隙进入城墙墙体,热胀冷缩破坏了墙体的稳固性;同时,由于植被的扎根城墙,一些较大的树木根系也造成了城墙墙体的危机。据估计,除了近几年南京大规模修复的17公里城外,南京明城墙现存在59处隐患。

                                                                                                       明城墙的保护与开发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青奥会,在2013年12月4日南京市城建部门向市委汇报的2014年城建安排中特别强调,“明城墙不但完成多段维修,还将复建钟山与玄武湖间已拆除55年的太平门。”南京市文广部门更是承诺将在2014年实现明城墙全线开放。另外,在2014年1月9日的南京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市住建委相关领导更是声称南京城墙是“我们南京的宝贝”“目前南京正全力做城墙本体的保护修缮。接下来,对有条件的地方还将尽可能把原有城墙部分恢复起来。”接下来的第二天,即2014年1月10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明城墙及周边地区保护、整治和开放工作动员部署会,提出在青奥会前实现“三通一全”,即城墙本体相通、内外侧相通、人通车通,以及确保全面开放城墙本体22公里、力争25公里,要把明城墙打造成“民城墙”——未来市民不仅能在明城墙上一览山水风光,还能在城墙上从事多种娱乐活动。可见,“民城墙”更为直白的表达是:人们可以在明城墙上绕城一圈。
        为此,南京市政府下了大决心,甚至包括拆除市政府大院内、城墙脚下的数栋办公楼,削减遮挡住城墙天际线的市政府办公楼之一台城大厦的楼高,以期“还墙于民”。在市政府这种决心与力度之下,南京明城墙的保护与开发工作成为市民们眼中的焦点也成为了题中应有之义。
        但是,由于明城墙属于南京这座古老城市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凡是关于它的一举一动均受到了南京市民的关注。如今年四月份,南京复建太平门,打通城墙断点的工程一度受到市民们的质疑。据史料记载,历史上的太平门是单券门,只有一个门洞。而在复建太平门的项目规划中,城门被设计成三拱形式。另外,还有媒体爆料:在“太平门”之前,南京多年来共复建、新建城门8座,无一例外都是“未批先建”。2007年,“察哈尔路西延道路穿越城墙设计方案”的报告尚在申报中,其新建城门却已开工。这一城门后来定名为“华严岗门”,但遍查历史,南京从无一座城门的名字是四个字。在此前后,南京还复建、新建了仪凤门、武定门、中华门东门、中华门西门、雨花门、长干门、标营门,后两个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历经多年的复建、新建工程,南京明城墙正逐渐连成一个整体。而太平门则是最新的连通工程,一旦完工,神策门到标营门南段月牙湖的城墙旅游线将完全打通。但这些城门绝大多数修建于2009年之前,有市民这样感叹:城门建设的背后都有着发展旅游的影子,新建的九座城门都不同程度地起着连接各个景区与城墙的作用,让人感到背后有双大手在指挥。
        再例如:23年前,南京一场大雨把紫金山南麓前湖的明城墙冲塌,形成一个50多米长的“缺口”。然后近日,南京市政府将用搭建钢架的方式连接前湖这段缺口,新建结构不与老城墙“接触”,且设计为可拆卸式,预计青奥会前建成。市民走在上面不仅能跨过“缺口”,还能看到年头更老的矮墙。具体方案是:新建的钢结构共分为两层,顶层与明城墙顶面平齐。游客步行穿过,实现“中山门-琵琶湖”段城墙的贯通,同时也可以近距离观察到矮墙。下面一层其作用是保护现存的矮墙。然而,这样的钢架结构是否会对坍塌的明城墙造成新的损坏?是否会与古老的城墙保持协调一致?是否能够保证游人的安全?等等,这些问题均是南京市民非常关心的大事儿。

                                                                                                               明城墙的考察与对比
        为了进一步了解明城墙开发与保护的具体情况,我们来到地处南京老城东南月牙湖地区的中山门与标营门,进行了实地考察。在考察前,我们从网络与相关渠道得知:标营门始建于2009年,其城门的主体结构是钢筋主体搭建,混合砂浆浇注,最后在外面贴上中间穿孔的仿古城墙砖。虽然这样能大大地减少工期,但是这种方法新建造起来的城墙,要比从同样是后开的中山门脆弱得多,排水功能也大大减弱。实际在历史上并不存在标营门这座城门,人为串联明城墙、破坏城墙原真性的做法在专家眼里是不可取的,而且后建的城墙也没有原城墙牢固。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实地拍摄了如下两组照片:
    

        左边的一张是中山门的照片,右边一张是标营门照片。由两张对比的图片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城砖的材质和颜色有非常大的不同。中山门城砖并没有统一的颜色,质地坚硬,在有的砖石上还可以看见古代工匠刻上的姓名;而新修建的标营门对比中山门就有很大的不同:标营门城砖的颜色大多呈灰色调,与月牙湖公园内的老城墙砖颜色明显不同,材质也算一般。
        基于这样的发现,我们随机采访了数十位身边经过的路人,询问他们对标营门的观感。群众纷纷表示,这一座“标营门”虽然崭新,但是并不美观。甚至熟悉明城墙历史的老人这样说到,为了串联明城墙,而新建了本不该建的城门对于明城墙的保护工作是有弊无利的。
        不仅如此,在考察前,我们还详细阅读了江苏省人大于2004年新修订的《南京城墙保护管理办法》,其中第七条这样规定:
        严禁下列损毁、破坏现存城墙的行为:
  (一)拆城墙取砖、取土、采石等;
  (二)在城墙顶部建设与城墙保护和管理无关的建筑物及架设管线等;
  (三)在本办法确定的保护范围内进行与修复城墙无关的建设;
  (四)在墙体上打桩、挂线、凿孔、砌浆等;
  (五)在墙体顶部、城门和城体以及城墙保护范围内堆放垃圾、易燃易爆物品等;
  (六)在城墙保护范围内以及向墙体排放污水;
  (七)对城墙安全有影响的爆破;
  (八)其他损坏城墙的行为。
        但是,当我们站在中山门外回首眺望南京城内时,却看到了以下这幅画面:

 

 

        很明显,上图中红笔标出的大楼完全违背了“在本办法确定的保护范围内进行与修复城墙无关的建设。”这一保护原则。这些违章建筑也成为修复城墙的一个大难题。由此可见,明城墙已经完成的各项开发与保护工作仍然存在不少瑕疵,需要进一步反思与改良。

                                                                                                        明城墙的调查与反思
        对于明城墙的保护,不能忽略了普通群众的作用。为了更好的了解群众对明城墙的了解程度,以便更好的保护明城墙,我们做了一项关于明城墙的考察与保护的问卷调查,我们先后去了明城墙武定门段、玄武门段、中华门段、解放门段对路人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人数总计132人,回收有效问卷130份。
        在这张问卷中我们共设置了10个问题,其中有6道单选题,3道多选题以及1道主观题。通过这些问题主要想要了解不同性别、年纪、职业的人对南京明城墙的了解程度以及对明城墙保护的建议。
        通过这次的问卷调查的分析,得出以下结果:
        1.广大群众对明城墙的历史认识不足。
        仅有6%的群众表示对明城墙的历史很了解,70%的群众表示对明城墙只了解一些,还有24%的群众表示完全不了解。调查反映出中老年人对明城墙的历史认识较多,而大多数年轻人了解较少,可见学校或政府应加强对年轻一代的宣传教育与知识普及,以提高他们对明城墙及其他历史文化遗产的认识水平。
        2.群众对明城墙的现状认识很模糊,不了解明城墙的历史价值。
        在本次调查中,39%的群众表示没去过明城墙或仅去过一两次。51%的群众认为明城墙受损严重,而49%的群众认为明城墙保存十分完好或几乎没有受损。这样的百分比不难看出,群众对明城墙的现状认识十分模糊,甚至各执一词。虽然有87%的群众表示明城墙很有历史价值,但当我们具体问及价值在何处时,绝大多数群众回答模糊或表示根本不知道。
        3.虽然高达93%的群众表示明城墙很有保护的必要,但多数群众不知道政府对明城墙保护的具体措施,并且也不了解该如何参与保护。
        在我们问及如何保护明城墙这一项时,绝大多数群众概念模糊。28%的群众认为应当捐款,50%的群众认为应当组织志愿者参与保护,42%的群众认为应当协助政府自发进行维护,还有38%的群众认为应当参与宣传活动。但在问及是否还有其他建议时,在参与调查的所有人中,仅有1人提出可以立法进行保护,其他群众均无其他可行的建议。
        4.对于明城墙的保护资金来源问题,82%的群众认为应当由政府拨款,还有33%的群众认为还可以由公众捐款,8%的群众认为应由门票所得中来。
        根据以上几点结论不难看出,明城墙的保护需要群众的参与,但群众虽然心向往之,但仍力有不殆。我们认为,在对于目前明城墙的保护工作宣传上,主要存在以下不足之处:
        1.在保护理念上,群众想要参与对明城墙的保护,但实际上对明城墙的认识极度匮乏,甚至高达39%的群众几乎没去过明城墙,那又如何谈保护明城墙呢?而且有心参与,却不知如何参与也是一大问题。因此,政府的宣传任务刻不容缓,特别是年轻一代人的意识培养。
        2.在保护措施上,政府在保护明城墙方面所做的措施,群众并不知晓,甚至有群众因缺乏认识而认为政府根本没有出力保护明城墙。并且,在整治管理明城墙方面,政府确实还做得不够多、不够细、不够好。明城墙中华门段、解放门段因为开放了攀登城墙活动,所以这几段城墙保存相对较为完好。但通过对武定门段的考察,不难看出这里的城墙状况远不如中华门、解放门等处,这就说明了政府在管理城墙方面还存在漏洞,甚至有厚此薄彼的现象出现。可见政府应当增强保护措施的透明度,多提供让公众参与的渠道,以方便有心于奉献力量的群众的参与。
        3.在保护具体举措上,政府往往只注重对城墙的修葺,而忽视了周边环境的整治,例如周边的污水处理问题,对明城墙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同时也引发了不少市民的不满。所以政府应该有全局意识,统筹规划,将整个明城墙景区建设成一个和谐的整体,促进共同繁荣。

                                                                                                       原因及建议
        近年来,在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领导下,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深入研究,共同努力,为明城墙的维修保护做了大量工作。但是仍然存在着上述一些问题,通过调研,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如下:
        1.保护与开发的目的不明确。
        对于明城墙的保护到底是维持原样,修旧如旧,还是结合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改头换面?对于这一点,有关方面没有具体的规定与明确的目标,以至于在保护开发的同时对城墙本身造成了破坏。例如现已撤销的,原定于玄武湖畔的明城墙“城墙渡”的设计便是一例明证。在设计之初便存在极大的争议:玄武湖规划的主管单位——南京市园林局的总工程师李蕾认为:“西湖之美就在于她的开放性。而由于明城墙的阻隔,玄武湖不能向城市打开,人们进入非常不方便,这就限制了她对城市景观和市民生活所起的作用。”但江苏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季士家研究员认为,明城墙不但未破坏玄武湖景区的总体布局,反而是其中的亮点,拥有完好明城墙的玄武湖是西湖无法比拟的。而且建“城墙渡”肯定要在城墙两侧打桩施工,轻则使城墙地基松动,可能引发塌陷,重则会使城墙直接倒塌,这已严重违反文物保护法,通不过任何一级文物部门的审批。我们实地调查问卷的结果也证实了对于明城墙的保护和开发在民间也存在着极大的争论。
        2.南京明城墙的旅游开发力度不够。
南京明城墙不仅在南京诸多旅游资源中具有独特的吸引力和开发优势,而且在国内同类旅游资源中也具有比较大的优势,从宣传重点和接待人数上看,南京城墙在国际旅游市场中具有较高的地位。但由于长期偏重文物保护,明城墙作为旅游资源在深度开发上存在宣传力度不够、旅游项目贫乏、配套设施欠缺等不足,然而南京城墙的开发涉及到多方面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值得长期关注和探讨的问题。
        3.明城墙的开发与保护没有和周边的坏境相结合。
        在我们对南京明城墙考察期间发现南京城墙本体与周边环境存在的一些不尽人念的现象,有不少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老问题,诸如在挹江门附近的民居,与周围环境极不协调,迄今仍未解决;也有一些商业建筑,如南京城墙月牙段护城河南侧一组餐饮建筑、绣球公园边明城墙风光带上新建的娱乐场所等等,这边在耗费巨资清理环境,那边就已经开工建造“现代化”的建筑,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4.开发与保护的体制不健全
        对南京明城墙整体上的管理,其体系不够完善,政出多门,以至形成“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诸侯割据”的局面,甚至有的地段出现了行政管理上的真空地带。据我们初步调查,南京明城墙现存的2/3其维修业务归南京市城墙管理处,但其日常管理却归很多部门。其中包括区建设局(如中华门、汉中门、挹江门等)、文物局(如“台城”)等,还有许多地段城墙缺乏日常的、长效的管理。这种行政上多头管理的局面,弊端很多,既不利于从整体上对“南京明城墙”的全方位保护、宣传,更不利于开展南京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所以,统一南京城墙管理体制,避免出现维修与管理之间的脱节,是实现南京明城墙长效、科学管理的根本保证。
       为了更好地进行明城墙可持续性保护工作,我们认为市政府要在保护对策与开发对策上多想想办法,下些功夫。特建议如下:
        一、保护对策:
        1.政府当先。
        南京政府的决策对于明城墙保护无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保护明城墙,首先应该成为地方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责,政府对此必须有明确的一贯的指导思想。建筑大师张锦秋曾经谈到:“认清古城的性质,才能把握古城风貌的主题,而明城墙保护即使在初创阶段也需要几代人为之努力,因此,必须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不能朝令夕改,一任领导一个主题。”此外,制定严格而可操作性强的法规是对明城墙保护的切实保障。
        2.完善制度。
      (1)制定法律法规加以强制保护。
        1988年,南京明城墙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各方面开始重视对明城墙保护。1996年,江苏省人大颁布了《南京城墙保护管理办法》,自此南京明城墙的保护和管理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轨道,在国务院批准的《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对明城墙风光带的保护和建设列出了明确的条文。2004年8月,省人大又批准了《关于修改〈南京城墙保护管理办法〉的决定》,同时还指出:批准后的管理办法是明城墙风光带规划管理的重点依据。规划局要依此对规划区内一切建设活动实行统一的规划管理,并严格依法进行管理。
      (2)建立明城墙保护程序及责任追究制度。
        各地区在按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保护历史遗迹时,应该进一步确立起“谁使用、谁保护”和“谁管理、谁负责”的原则,并制订具体的保护办法、审批程序和法律责任,由“责任人”签订“责任状”,一旦文物发生人为或自然破坏,“责任人”就应负行政或法律责任。
      (3)建立奖励机制。
        对保护有功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奖励严格责任落实制,加大考核奖惩力度,定期对明城墙保护单位进行评比,把重大项目的保护工作完成的好坏作为评价、考核、选拔干部的重要依据。对明城墙保护有功的单位和个人给予精神和物质奖励,对保护明城墙的个人设立“优秀文保员”称号,公开表彰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
        3.专家参与。
        建议成立南京市明城墙保护专家委员会。国内外的经验说明,历史文物古迹的保护工作中,不能局限于单纯的行政管理,更要重视发挥专家学者和民间人士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中的积极作用。我国成立了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并发挥了作用。南京也应早日成立市、区级历史文化遗迹保护专家委员会,以专家、政府职能部门领导为主,吸收少量市民代表参加,主要负责全市历史文化遗产的价值、保护、维修及研究、评估等专业性工作,为政府涉及明城墙文物保护方面的重大决策提供咨询。
        4.群众宣传。
        保护明城墙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提高市民素质,增强全民保护意识。所以要采取多种宣传形式,广泛宣传明城墙的珍贵价值及保护意义,让每一位公民都了解明城墙对城市发展的重要意义。通过设立文物档案馆以宣传普及文物知识。为了更好地对明城墙进行管理,南京应尽快建立文物档案馆。对全市的每一座城墙的年代面貌、现状、修复情况等做出详细的记载。档案管理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根据明城墙破坏程度的不同,分别设立档案。档案馆应采用先进的计算机管理系统,成为便于查找,又能向市民宣传展示、普及文物知识的场所。有关单位可以发动和积极引导市民参与明城墙保护活动,使市民成为保护者。可通过举办一系列免费的文物保护讲座、竞赛活动或是定期组织市民参观明城墙等方法,提高市民的文物保护素质。同时,也可以招募明城墙保护志愿者,对其感兴趣的城墙段进行保护。
        二、开发对策:
        1.充分利用已经开发的城墙旅游景点,提升效益。
        南京明城墙通过近年来的保护、维修,许多地段的城墙先后被“开发、利用”,突出的有中华门内瓮城、古“台城”段的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馆、汉中门文化广场、中山门以及“水西门遗址”广场等。在这些己经修复的城墙段上,人们可以直接近距离的与城墙以及城墙的历史“对话”,既可以在城墙上揽观古都南京今日的风采,还可以在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馆,了解到南京城千百年的历史沧桑巨变和明代都城南京昔日的辉煌。今后,随着对南京明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的陆续展开,城墙本体的旅游项目及影响将会不断扩大,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应该比较乐观。
        2.结合护城河对明城墙的旅游开发,扩大影响:
        南京明城墙护城河具有自然特性和特征,是南京明城墙护城河特有的河流生态圈。围绕南京明城墙的护城河,经数次实地考察,发现自通济门绕城南转向北面,到定淮门一线的护城河(外秦淮河),中山门外“月牙湖公园”段的护城河,狮子山城墙段金川河的护城河,玄武湖“前湖”、“琵瑟湖”等地段护城河,与城墙相辉映,且河面都比较宽阔,完全可以根据不同地段的河道,开发出一批各具特色的水上游览观光项目。利用通济门至定淮门一线的护城河(即外秦淮河),设立水上游览观光船,在沿线的若干重要景点处,设立码头。有些地段护城河上,如月牙湖、狮子山下护城河等地段,可用一些江南特有的小蓬船,仅供2-3人作水上游览观光。护城河一旦得到利用开发,形成城上城下、护城河中的立体游览大氛围,向南京大旅游的格局靠拢,由此可以极大地扩大明城墙的影响力。
        3.联合周遍景区共同发展,形成独具特色的风光带
        南京城南,以中华门内瓮城为城南片景点的核心,向城内、外辐射的景点有:城外有着名的雨花台烈士陵园、明代的大报恩寺塔遗址、古长千里、明代名人墓、瓮堂、外秦淮河等;城内有周处台遗址、芥子园遗址、花露冈附近的古杏花村遗址、凤凰台遗址、白鹭洲公园、明代的东水关、内秦淮河和夫子庙,以及名人旧居和不少旧民宅。由于城南地域是南京历史上的老住宅区,贴近城墙而建的居民陋巷所弥漫的巷陌文化,成为反映南京传统风俗民情、乡土文化的聚集地。从城南按顺时针方向西趋北至下关,南京明城墙依起伏的丘岗、傍外秦淮河水而筑。沿线景点有水西门遗址广场、汉中门文化广场、乌龙潭公园、清凉山公园、石头城(即“鬼脸城”)遗址、古林公园、龙江宝船厂遗址、绣球公园以及狮子山上新建的阅江楼等。南京城墙与古都特色旅游的设想,是一个整体,但又各自独立,即按各自的景点和项目运转。使南京的古都特色,通过南京明城墙这堵古代都城的建筑,在人们的不经意中,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宣教、渲染作用展示出它独有的历史都城文化魅力。

        总之,南京明城墙仍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城垣。南京明城墙是我们南京人的名片,也是南京人的骄傲。保护南京明城墙,是每一个南京人义不容辞的义务!如何更好地开展南京明城墙的可持续性保护,将是摆在政府面前的一项意义重大且艰巨的工作。(载于《秦淮党派》  2014年10月  第二期)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南京市委员会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邮编:210018 苏ICP备05083564号
电话:025-83196195    传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台管理]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