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进简介 新闻动态 参政议政 组工动态 社会服务 会员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念吴贻芳先生诞辰120周年
   

吴贻芳:中国第一女校长


 
   
 
        盘桓在现在的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你就如同与一位大家闺秀晤面,那份典雅、端庄、温婉、清丽,真可谓“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座“东方最美校园”堪称中西结合的完美典范:严谨的中轴线,宫殿式大屋顶,再加上草坪、回廊、池塘、山丘、花木,实在是四季有景,步步是画!尤其迷人的是那渗透在空气里的沧桑感。漫步校园,不经意间让你怦然心动的,也许是一棵老银杏,也许是一条墙裂痕,也许是一阵若有若无的古琴音……

        没有人怀疑这座校园有着太多的岁月积淀,但大部分人说不出它的前世今生。即便经过位于校园东南角的贻芳园,即便看到金陵女子学院的牌匾,一般行色匆匆的人们也未必清楚:这里曾是中国第一女校金陵女子大学的所在,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曾与中国第一女校长吴贻芳博士息息相关——是的,现如今的南京师范大学不缺名声,不缺资金,不缺生源,却唯独缺少一尊醒目的吴贻芳铜像。这座铜像应该伫立在迎宾楼北侧灌木林前,她应该有一袭旗袍、一只发髻、一副眼镜、一册书籍和一腕手表。这是吴贻芳的标准装束,也是她初任金女大校长在那丛灌木林前留影时的模样。

        是的,南师大缺少这尊铜像。只要有了这尊铜像,历史的窗口自然会顺势打开,很多话就不必反复言说了。 

  

三十五岁的博士校长
 

       1928年11月3日,位于石城西北部的金陵女子大学张灯结彩,校园中心的小礼堂嘉宾云集,其中包括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教育部长蒋梦麟的代表孟寿椿先生,以及来自上海、南京等地的大学校长等。两位在主席台上就座的女士引人注目:一位金发碧眼、身材高大,她就是人们熟悉的金女大创建者、首任校长、美国人德本康夫人(Lawrence Thurston);另一位是年轻的中国女士,只见她发髻如墨、娴静儒雅,身穿纯色棉布旗袍,戴一副圆框眼镜,看上去单薄而清爽——这是吴贻芳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其时人们对她还不甚了解,只听说她系金女大首届毕业生,年方35岁,刚从美国荣获生物学博士学位归来,即将成为金女大首位中国校长。

      “欢迎诸位参加金陵女子大学新校长就职典礼!”主持会议的金女大董事会主席徐亦蓁女士款款而谈。她首先对前校长德本康夫人创建金女大的功绩表示感谢,宣布德夫人改任教师并兼学校顾问,并代表全体校董欢迎吴贻芳就任新校长。随后,德本康夫人讲话,将办公室印章交给徐亦蓁。徐亦蓁随即介绍了吴贻芳的简历,将印章交给了吴贻芳。接着,孟寿椿代表教育部长蒋梦麟致词,中央大学代表俞庆棠、中华基督教教育会代表赵运文发言,金陵女子大学教职员代表、同学会代表先后发言祝贺。在热烈的掌声中,宋美龄女士讲话,她着重强调中国妇女承担的教育责任,指出:“如果中国妇女要服务于自己的国家,服务于全世界妇女的伟大事业,她们必须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承担这一责任。”

最后,吴贻芳起身致意。她已经多年不说汉语,此时此刻站在如此重要的发言席上,面对着如此众多的眼睛,她真担心自己会有辱使命。不过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人们期待的并不是一个哗众取宠的校长,而她准备表白的也无非是几句朴实真诚的话语。她说:“感谢各位贵宾的到来!感谢全体校董和教职员的信任!我刚刚完成学业,迄今还没有管理学校的训练和经验。本来对担任金女大校长一职感到十分畏难,但承蒙校董会青睐,召唤我为母校的未来出力,我不得不心怀忐忑,匆忙归国担此重任。现在,我唯有向诸位保证:保证为发展金女大和中国的教育事业竭尽全力!”

在当晚的庆祝宴会上,一位校友代表向前校长德夫人赠送了一本纪念专刊、一面金陵校旗,向新校长吴贻芳赠送了一面金陵校旗、一枚金陵校徽,吴贻芳再三表示不辜负校友们的殷切希望。不久,吴贻芳便在宣誓就职的小礼堂前留下那张经典照片:纯色旗袍,圆框眼镜,乌黑发髻——从此,吴贻芳校长的形象定格了。

金女大为何为美国人创办?德本康夫人为何要卸任校长?吴贻芳又是如何成为继任校长的?要回答这些问题,还得回到辛亥革命前后的历史中。

1912年初,江苏、浙江、上海一带8个美国传教会的教会女中校长在上海集会,商讨如何解决教会女中急缺师资、毕业生如何继续深造的难题。大家最后一致同意:在长江流域组建一所女子联合大学。1913年,几大教会联合组成校董会,推举德本康夫人为新大学首任校长,并将新大学的校址选在南京。1914年11月,金陵女子大学开始筹建。1915年,德夫人等租赁南京城东绣花巷李鸿章小儿子的住宅改造成临时校舍,并于9月17日正式开学,首批新生11名。1916年2月,吴贻芳从北京来到南京,作为特别生插入一年级,成为中国第一代女大学生。从创办和招生时间来看,金女大比华北协和女子大学、华南女子文理学院要晚,但从后来的影响和声誉来看,则金女大各方面都堪称中国女校第一!自然,这与吴贻芳23年的努力密不可分。这又是后话了。

1916年春,金女大在南京随园陶谷选择了永远校址。1918年4月植树节,德本康夫人带领全体师生到陶谷植树,祝愿金女大像小树一样茁壮成长。1919年6月,德本康夫人和建筑师享利·K·墨菲先生(Mr. Henry Killam Murphy)为新校舍打桩。正是这位墨菲先生,为金女大设计了卓尔不群的“东方最美校园”,这一工程是中国基督大学历史上规模最大的。1923年7月,六幢呈四合院型的新校舍落成使用。然而,面对花费了自己无数心血的新校舍,校长德本康夫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时代变了,她的任期要到头了!

“五四”运动后,中国民族意识深刻觉醒。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收回教育权运动在全国形成高潮,许多学生激于爱国热情纷纷从教会学校退学。1927年3月,北伐军攻占南京,英、美、日、法、意等国军舰炮击南京,造成中国军民死伤2000余人的“南京惨案”,而国民革命军亦枪杀了金陵大学副校长文怀恩等西方传教士。一时间,南京城内气氛紧张。5月,德本康夫人及外籍教员提出辞职,她们希望就此促成一个中国人领导下的新机构。在此背景下,首届金女大毕业生徐亦蓁被推举为新执行委员会主席兼董事会主席。徐亦蓁上任后立即表示:新校长非吴贻芳莫属!

这时,吴贻芳正在美国密执安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并进入了写作毕业论文阶段。她曾想回国继续钻研生物学,也曾想回母校做一名教师,却就是没有想过去做校长。

 
 

世间罕见的家庭磨难
 

和徐亦蓁一起力荐吴贻芳的,还有一位是吴贻芳的恩师黎富思教授(Dr. Cora. Reeves)。

黎富思早年毕业于美国密执安大学,获生物学博士学位,1917年秋来到金女大,后任生物系主任。为吴贻芳担任校长之事,黎博士耽误了去纽约法院办理继承遗产的法律手续,与25万美金失之交臂,但她却没有半点儿后悔。当聘请吴贻芳任校长的决定一宣布,黎博士喜极而泣!黎博士60岁退休后回到美国,在北卡罗莱纳州西部的黑山建了一座“金女大之家”,以便金女大留学生假期休息。那里设备尽管简单,却应有尽有。黎博士还特意在厨房北窗边挂了一副吴贻芳半身像,像旁桌几上常年有一部《圣经》。

徐亦蓁和黎富思之所以力挺吴贻芳,是因为她们太了解吴贻芳的品质和能力了!

1916年2月,吴贻芳来到绣花巷金女大。女大师生亲如一家,大家很快得知,吴贻芳来宁前任教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及其附属小学,是金女大教师诺玛莉女士推荐她来求学的。诺玛莉女士曾在杭州弘道女中教过吴贻芳,对吴贻芳的聪明好学印象深刻。当诺玛丽女士应聘金女大后,她多方打听得到吴贻芳的地址,写信邀吴贻芳继续深造。吴贻芳入校时,比同学落后了一学期。但她利用课余时间发奋苦读,当年暑假门门功课补考优异,顺利转为正式生。吴贻芳为人端庄朴素、好学上进,她性格沉静刚强,平时十分珍惜时间,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她一般不爱说话,可一旦发起言来,又非常清晰、准确,富于魅力,德本康夫人为此常在周会上表扬她。就这样,吴贻芳赢得了大家的认可,也赢得了徐亦蓁的友谊,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当师生们得知吴贻芳虽遭遇世间罕见的家庭变故,却仍坚毅有度、自强不息时,不禁对她又敬重三分!

原来,1893年1月26日,吴贻芳出生于湖北武昌。她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哥姐,下有幼妹。吴贻芳的父亲吴守训为当时的“候补知县”。母亲朱诗阁闺秀出身,从小受过良好教育。吴氏祖籍江苏泰兴,本系当地名门望族、书香门第。吴守训的祖父中过翰林,父亲亦中举人,吴守训是随父亲迁居武昌的。由于吴家清廉自守又不善理财,自吴翰林起便逐渐败落。吴贻芳的父亲吴守训为家中独子,从小生性木讷、不善言辞。苦读经年,好容易才考中一个秀才,靠教私塾勉强维生。加上老母,全家7口人皆赖吴守训一人,日子过得相当艰难。后来在熟人指点下,吴守训变卖妻子陪嫁,“捐纳”了一个“候补知县”。再经过一番疏通,吴守训被委任为县牙厘局局长,家里的生活因此稍有好转。

1904年,11岁的吴贻芳与姐姐贻芬一起来到母亲的家乡杭州,入公立杭州弘道女子学堂读书。外婆和二姨均定居杭城,姐妹俩因此得到不少照顾。二姨与朱诗阁姐妹情深。二姨夫陈叔通是杭州名士,他思想开放,知识渊博,为人敦厚善良,对贻芳姐妹的学习十分关心。1906年底,贻芬和贻芳在二姨夫的支持下,考入上海启明女子学校。该校设有英文课,并聘请外籍教师讲课,对贻芳帮助很大。1907年,姐妹俩又考入当时名气很大的苏州景海女子学校,贻芳在此打下了牢固的英语基础。就在姐妹俩的美好未来刚刚展现之时,1909年11月,一个可怕的消息忽然传来:父亲自杀了!

她们立即与二姨父星夜兼程赶回武汉。这才得知父亲吴守训在湖北省牙厘局任财务科长,因为一笔公款成为上司逃避罪责的牺牲品。倾家荡产后他没有勇气坚持,竟抛妻别子自沉长江!全家失去了生活支柱,吴贻芳姐妹只得辍学在家。在姨父和舅舅的帮助下,辛亥革命后,吴贻芳全家迁居上海,靠亲友接济生活。这时,在清华学堂求学的长子吴贻榘成为全家的惟一希望。无奈吴贻榘生性软弱内向,在辛亥革命爆发、学校不定期放假的特殊时期,他竟悲观失望不能自拔,最终也像父亲一样选择了逃避现实:跳了黄浦江!久病的朱诗阁经不住丧夫亡子的双重打击,将家人托付给妹妹后,也离开了人世。在为母亲守灵的那个夜晚,一直与吴贻芳朝夕相伴的姐姐贻芬,悄悄悬梁自尽——几件丧事发生在1912年的同一个月,这一年吴贻芳年仅19岁!

面对9岁的妹妹、七旬的祖母,吴贻芳只觉得已经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她精神恍惚,似乎总看到妈妈和姐姐在微笑着等待自己。二姨父陈叔通发现后,赶紧把吴贻芳叫到面前,极其严肃认真地对她说:“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不幸的事情,你很痛苦,这我知道。但你不能乱想,自杀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死去的人就这么撒手而去了,活着的人却要承受一切,这是很不公平的。现在家里就你大一些了,你可不能像他们那样。现在你上有奶奶,下有妹妹,她们都需要你来照管。一个快20岁的大人了,应该勇敢地把责任担起来。你想过没有,要坚强起来,要振作起来,担起这个家,这是你应尽的职责!我认为你会想通的!”二姨父安慰鼓励吴贻芳后,又把吴家老小3人接到自己家中。他不但叮嘱妻子在生活上多多关照她们,自己也随时在精神上予以注意,经常给贻芳和妹妹讲一些历史名人身陷困厄仍努力奋发的故事。1913年2月,20岁的吴贻芳在姨父资助下,作为特别插班生入杭州弘道女子学堂四年级学习。1914年陈叔通到北京就职,吴贻芳和祖母、妹妹又一同北迁。不久在陈叔通介绍下,吴贻芳得以教书自立,并用微薄的薪水供养祖母和妹妹。1916年,在姨父姨母的支持下,吴贻芳又得以上了大学。

自古英雄多磨难,惨痛的人生经历铸就吴贻芳不同寻常的高贵品质。1919年6月25日,吴贻芳与徐亦蓁等4位同学成为金女大首届毕业生。大学毕业后,她曾回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工作。1922年8月获巴尔勃奖学金,前往美国密执安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1925年,她在密执安科学杂志发表论文《黑蝇生活史》。早在金女大时,吴贻芳就被推选为第一届学生自治会会长,曾带领学生上街声援“五四”。留学期间,她又先后当选中国基督教学生会会长、留美中国学生会副会长、密执安大学中国学生会会长和科学会会员等,成为很有号召力的学生领袖。1927年,在接受金女大校长职位聘请后,吴贻芳根据校董会的要求,参观考察了美国一些着名女子大学,还举办演讲会介绍金女大。然后她返校赶写博士论文、通过答辩,终于1928年顺利获得博士学位,如期回国就职。

经过整整16年的拼搏,吴贻芳把生活砸向她的砺石孕育成珍珠,一颗光彩夺目的珍珠!

 

人格教育与厚生笃行
 

作为一所教会大学,金女大的创办宗旨便是培养为基督服务的妇女领袖。在吴贻芳就任新校长的典礼上,前校长德本康夫人在发表离职演讲时一再重申:“信、望、爱乃金女大之办学根基,金女大是以基督的爱来办学,以基督的精神来维持。这种爱植根在神的爱里,由耶稣基督彰显出来。”她期望学校能够继续培育学生的灵性,以耶稣基督为榜样来发展学生的人格。

1918年夏天,吴贻芳与徐亦蓁一起去上海,在四川北路曼摩氏女中浸礼会怀恩堂接受了洗礼,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1919年,金女大师生通过讨论,决定以“厚生”为校训。“厚生”一词典出《尚书·大禹谟》:“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涵义与《圣经》不谋而合:“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来不是要人服侍,而是要服侍人。”以“厚生”为校训,是要告诫学生:人生的目的,不光是为自己活着,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造福社会,这样不但有益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更丰厚。吴贻芳深深认同“厚生”理念,她之所以信奉基督教,就是“受基督徒的活动感动,看到基督徒自发地、有意识地把基督教训实践在生活里,相比之下,中国的儒家学说传遍中国,但人们没有把当中的理论付诸实行。”

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大学的中国校长,吴贻芳也十分懂得淡化宗教教育的意义。在就职演说中,吴贻芳开宗明义:“金女大开办的目的是应光复后时势的需要,造就女界领袖,为社会之用。现在办学,就是培养人才,从事于中国的各种工作……学校于国学科学同时并重,既培养了中国学者的思想,又能得到科学家的方法,然后到社会上去,才能应各种的新需要,运用自己的所学,贡献给各种工作。”于是,从吴贻芳上任之日起,便着手调整校务,引领金女大往更广阔的世界前行。
 

德夫人任校长时,规定学生必须选一门宗教课,必须参加每天20分钟的早祷。吴贻芳则将宗教课改为选修,早祷改为自由参加,保留的宗教课放在哲学系里,要求信教教师不得给不信教学生施加压力等等。同时,吴贻芳在日常演讲中,增加了以基督精神、基督人格要求的内容,强调学生要涵养基督的道德精神、牺牲精神,为社会服务,以此平衡学校创始人、外籍教师、教会组织及政府、社会等各方关系。1930年12月,金女大在国民政府教育部重新注册后,依照大学组织法更名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但历届校友仍习惯称其为金女大。
 

相比宗教教育,吴贻芳更提倡人格教育,甚至提出把培养学生的健全人格作为办学的使命。她说:“人格教育的实现,因习惯贵在‘慎之于微’,而学校尤当注重慎微的陶冶,方能使整个的人生有良好的发展”,“要使学生能够人格完全与否,全在教职员方面平时所与以耳濡目染的模范之良否”,学校教育“确非单独注意于课本上的接受,是在司教职者能在他们整个生活中时时表现基督的真精神,以熏学子”。为此,吴贻芳一方面坚持女大传统,一方面进一步丰富教育内容,使学生们的大学生活充实、完整、富于意义,如:重视体育教育,每年春、秋两季举办体育运动会;重视亲情培养,建立导师制、姐妹制,增加亲情联络;坚持服务社会,为农民孩子义务办学,给妇女儿童建立诊所,礼拜日定期到邻居家上门服务,组织妇女挑绣桌布、床单、窗帘、餐巾等。
 

吴贻芳自己更是处处以身作则,小到言谈举止,大到安邦定国,无一不给学生树立了卓越的榜样: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她带头将自己的日货衣物交出销毁;1934年倡导新生活运动,她提出外观须整齐安静,内心皆以诚为本,坚持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1939年日寇轰炸成都,吴贻芳与师生一起彻夜不眠,看望、护理伤员;抗战期间,吴贻芳积极参加大后方妇女和儿童保育活动。1945年,她作为中国无党派代表,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制宪大会,成为第一位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名的女性……
 

 
 

999朵玫瑰感恩校长
 

吴贻芳终身未婚,她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从1915年首次招生到1951年并入金陵大学,金女大36年共培养学生999人,有“999朵玫瑰”之称。这“999朵玫瑰”在中国女性高级知识分子中占有一定比例,其中相当一批在教育、科技等领域成绩斐然,如:首届的徐亦蓁在妇女教育及慈善业颇有影响,1946年曾出任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中国代表;1917届的严彩韵为金女大捐赠了一所小医院,她的名字被收入《世界知识分子名人录》、《美国科学界杰出人士》等;1925届的刘恩兰成为中国第一位女自然地理学家、女海洋学家;1926届的鲁桂珍协助李约瑟完成《中国科技史》,并与1989年与李约瑟成婚;1930届的何怡贞从事金属玻璃研究,曾获中科院科技进步二等奖;1930届的徐秀英在台北创办金陵女中,使之扬名台湾;1932届的刘家琦成为着名眼科专家,她的同学胡秀英系着名植物学家、哈佛大学终身教授;1941届的熊菊贞是国际病毒医学界的权威;1947届的郑小瑛成为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1950届的孙家馨成为花腔女高声歌唱家……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金女大师生一直维系着亲人般的情感。无论她们走到哪里,母校始终是她们的精神之家,校长始终是她们的精神教母。除一年一度的学刊,从1933年10月起又增加了院刊,或半月一期,或一月一期,中英双语,发表学生的作品,关心学生的动向。这些刊物成为凝聚校友的纽带,让她们魂牵梦绕。当然,关于吴校长严格认真、慈爱宽容、平等公正、坚韧躬行、无私奉献等等美好品质的记忆,则是任何有形文字和书刊都无法一一记载的,只能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她们的心田,净化着她们的灵魂——
 

1935届校友慕淑勤回忆:当年她主修音乐,按学校规定,毕业前要举办音乐会。慕淑勤没有勇气办音乐会,而任课老师因为她写过一些音乐作品,也答应了她不办音乐会的请求。消息传到校长那儿,吴校长简洁地告诉她:“你必须遵守学校规定。时间不多了,你可以多使用琴房,我特批。”音乐会前两周,慕淑勤连续两次撕掉布告栏贴出的请帖。吴校长严肃批评她说:“撕请帖也是违反校规的,我们不仅要帮你宣传,还要帮你邀请你的中学校长、好友、音乐老师以及音乐系高年级同学。”音乐会被迫如期举行。当慕淑勤走上舞台时,她惊讶地发现校长居然出席了!演出顺利结束,吴校长不仅上台表示祝贺,还细心地带来一只花篮,让慕淑勤献给老师,然后又亲自宴请了她的师长。

1933届校友张素我是张治中的女儿,解放后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对外贸易学院从事英语教学工作,1992年获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回忆起校长,张素我总是激动不已:“吴校长对学生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爱,常常到学生中间问长问短。新生入学后,她总要到宿舍去看看,要学生注意生活冷暖,并问膳食如何。1935年夏,我即将赴英国留学,校长听说后,就想到正巧有两位美籍教师经欧洲返美度假,于是精心安排让我和他们结伴同行。校长为远游的女儿想得多周到啊!”

1935届校友方颖保忘不了吴校长主动招呼她的情景。有一天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方颖保迎面遇到吴校长。“吴校长在我走近她时站住了,微笑着叫出了我的名字,又亲切地问我:‘你从安徽省来,在这儿里生活习惯吗?’当时我心中十分惊诧,我刚入校不到10天,校长就已经了解我的情况了。”1949年,当方颖保穿着一身军装重回母校时,竟然又在图书馆前遇到吴校长。“当我们目光相遇,两人都停下了脚步。她愣了大约1分钟,竟敏捷地做出反应:‘你不是方颖保吗’‘吴校长,你怎么还记得我的名字?’我惊诧的心情胜过了第一次她叫出我姓名的时刻。‘我记得你,我记得我的每一个学生。你现在是人民解放军了?’吴校长露出喜悦的笑容。”1984年,金女大海外校友回国。面对分别几十年的学生,吴贻芳不但能叫出每个人的姓名,还能把她们当年的生活细节描绘得有声有色!

1938届校友龙襄文回忆,在抗战西迁成都时,师生同甘共苦。家境贫寒而身体虚弱的学生,吴校长会用自己的薪金给她们增加营养。吕慰庭出生在北方,1938年考入金女大。刚入校时,每餐皆是米饭让吕慰庭直掉眼泪。没过几天,吕慰庭发现餐桌上有了馒头。桌长告诉她,这是吴校长特地交待厨师为她准备的。1946届校友秦筱娴考入金女大时,肺部因曾患结核病“钙化”了。后为她的病情大为好转,因为当时吴校长规定,患病学生由食堂补一份营养菜,并可领到鱼肝油、钙片等药品。秦筱娴感激地说:“当时可能没有哪一位高校校长能如此无微不至地爱生如子。”

校友曾星华记得在成都时,有幸与吴校长成为邻居。有一天,吴校长要去四川省政府开会。省主席张群准备派车接送,但吴校长坚持乘坐自己的黄包车往返。“她从不施脂粉,不戴饰物,平时身穿一件长及脚面、衣袖齐肘的黑色旗袍,见到师生都和蔼可亲地打招呼。一个星期天早晨,我早早起床准备出门游玩,看到吴校长在楼道打扫卫生。我赶紧跑上前要接过扫帚,吴校长却推辞不让,还说:‘你们青年人读书很辛苦,清洁女工也很累,我难得有礼拜日这样的闲暇,应该做点儿事。’”

1944届校友梅若兰回忆,吴校长几十年一直住一间不到15平米的房间,平日粗茶淡饭,从不讲究吃喝。除出于礼仪需要有几件像样的衣服,一般总是布衣布衫。内衣缝缝补补,还舍不得扔掉。她不要小轿车,只肯买一辆黄包车。每月工资大部分都接济亲友,外出演讲得到的酬金和礼物,也一一转赠师生,并不让受赠者知道。吴校长最喜爱一个谜语:“象牙罐,紫檀盖,里面坐了棵小白菜。”谜底是:莲子。她说做人就要像象牙那样纯洁,像紫檀木那样刚强坚实,却又是一棵平易近人、给人营养、价廉物美的小白菜。

……

1985年11月10日,吴贻芳走完她93年的人生历程。1949年后,她先后担任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江苏省副省长,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第五、六届政协常委,南京师范大学名誉校长等职。1979年4月,美国密执安大学授予她“和平与智慧女神奖”。根据吴贻芳生前遗愿,1987年3月,隶属南京师范大学的金陵女子学院成立。金女大海外校友会迄今已为该院捐资100多万美元,并资助该院师生到美国进修。金女院毕业生目前亦达1000余名,涉及实用英语、涉外会计、营养与食品专业等。这是“999朵玫瑰”感恩校长的最好方式了!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南京市委员会 地址:南京市成贤街43号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邮编:210018 苏ICP备05083564号
电话:025-83196195    传真:025-83196190 83196191 [后台管理]
您是第
位访问者